首页 >  校园玉女

许怀星冯听白小说全文当星光坠落掌心免费全章节下载分享

许怀星冯听白 易快通文学 2020-09-13 18:40:57
  • 当星光坠落掌心合集版免费阅读-当星光坠落掌心(许怀星冯听白)

    推荐小说:当星光坠落掌心

    许怀星冯听白小说大结局在线全集全章节完本推荐专栏

    点击阅读更多>>

许怀星冯听白小说全文已被易快通小说导读网推荐阅读,书籍编号y618952466,书名是《当星光坠落掌心》,精彩不容错过,下面带你一起来了解一下当星光坠落掌心完本免费在线阅读:三年前许怀星甩开他的手,说什么都要走,冯听白双眼猩红看着她,狠咬着字:许怀星,你就不能选我一次?三年后,家族聚会上许怀星馋竹子酒,喝...

许怀星冯听白小说当星光坠落掌心章节选读:

许怀星睨着他,没搭理他,转身径自走到旁侧路灯下给自家司机拨了电话。
司机会在十几分钟后过来接冯听白,在这之前,许怀星打算站在这里守着他。
两人都知道对方就在身侧,但谁都没说话。
许怀星不说话是因为理亏,冯听白不说话是因为此时胃疼得像有千万根针在扎,可在许怀星面前,他不想示弱,更加不想蹲下来蜷缩在一起,哪怕那样可以缓解疼痛。
冯听白的头抵着墙壁,汗珠一粒粒地往下砸,不知过了多久,胃里的感觉稍微缓和些,他的嘴唇微微颤抖,半晌问出今晚最想问得话。
“许怀星,过得好么?”
猛地听到他叫自己名字,许怀星愣了愣神才笑了笑,眼睛弯成月牙状,一如七年前冯听白第一次见到她,眼里藏着光,不过现在这份光芒里又有了些别的东西。
她说:“冯听白,这么久没见,你怎么也变得这么俗气。”
冯听白被她气得胃猛地一缩,额头开始渗出细密汗珠。
旁边的许怀星还在自顾自地说:“不过作为长辈这样说话也在情理之中,我过得挺好的。”
她的声线比从前粗了不少,没有从前那么甜,反倒多了份清爽,入耳后,缓解了冯听白的胃部疼痛。
唇角缓慢地扯起来,自嘲地笑了下才哑着嗓子开口:“许怀星,你知道你说话很讨人厌么?”
许怀星看着他的侧脸,笑了:“知道。”
不多时司机到了,扶着冯听白把他扶到车上,又回头询问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许怀星:“星星不上车么?”
许怀星摇头:“今晚想去爷爷家。”
司机拉着冯听白走后许怀星给司机师傅发了信息。
‘送他去医院吧,他好像胃疼的厉害。’
没等到回复,许怀星先把手机关机放进包里,沿着小镇青石铺就而成的小路慢慢地走。
镇子不大,故事不多,但每件称得上铭心刻骨的故事都从这里开始。
她走上一座圆形拱桥,蹲下身手指划过青石板......回忆汹涌的、翻滚着,冲向她。
那年她以全国舞蹈生艺考第一的成绩考上上海一所著名综合大学,报到当天许怀星见到了那个总在梦里出现的男孩儿。
男孩儿要比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候放大了不少,脸上没有半点稚气,整个人冷漠地站在冯叔冯姨身旁。
许怀星也站在自己父母身边,不过比起他的冷漠,她显然要热情很多,不住地冲他挥手:“你还记不记得我啊?”
阳光下冯听白懒洋洋地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搜肠刮肚的也没想起来自己认识过这么个漂亮但又莫名有点不想搭理的女孩儿。
他身侧的冯爸爸显然不满意儿子这幅模样,拿手掌拍了拍他的背:“你许大哥家的女儿,不记得了么?你十三岁带你回镇远,你还抱过这小丫头。”
冯听白微微垂眸,摸了下自己的腰。
“哎对,当时我这女儿还趁你睡觉把你腰给咬了。”许父也跟着说,众人回忆到这儿面上柔和不少。
冯听白眸色微微泛冷,他知道自己对这女孩儿的那点排斥是哪儿来的了。
把许怀星的行李送到她寝室后,一行人去了上海本地有名的老餐馆,席间冯听白百无聊赖地听着他们追忆过往展望未来。
两家上上辈的曾一同参加战争,在战争中冯听白父亲的小七爷爷被许怀星的爷爷救下,过命的交情,两个家族也成了世交,后面几代来往不多,但总会被长辈叮嘱要记得救命之恩,要对许家好。
按照辈份来说,冯听白与许怀星父亲以兄弟相称。
许父端起酒杯笑看着冯听白说:“冯老弟,我这女儿以后在学校里还要你帮忙照顾照顾。”
冯听白看着和自己父母年纪差不多的许父,有些别扭他这样说,但也还是礼貌有加地起身回敬:“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突然忘了这女孩儿叫什么,又想了下忙说:“小星星。”
小星星?
这名字新鲜。
许怀星笑了。
“怀星,起来敬你叔叔一杯酒。”原本只想在旁边偷偷看热闹,结果还是被自己爸点了名字。
许怀星只好端起酒杯起身看着冯听白软软地笑:“小叔叔,以后拜托啦。”
女孩儿声音比她的人还要甜,冯听白觉得自己刚刚喝得这杯酒里也带着点甜味。
后面的环节和他俩关系不多,许怀星本就坐在冯听白旁边的位置,这时又挪了凳子凑近他,冯听白察觉到空气里多了丝香水味,比他平日里闻到的要淡很多。
许怀星趁着大人们不注意,探身过来在他耳边小声问:“为什么我们差一辈啊?”
在她凑过来的瞬间,冯听白肩膀明显感觉到被软软的东西蹭了下,心头浮现出异样的感觉,他愣了几秒后,偏过头看着许怀星。
被这样直白地盯住,许怀星几乎是瞬间便察觉到自己靠他靠得太近,她往后退了退,接着看到冯听白微微挑眉:“你知道两家祖辈的事?”
许怀星点头,她喜欢他的声音,像山涧泉流浮过心头,很***的低音。
“七太爷爷和我太爷爷相差二十几岁,他没有后代,走得时候求我太爷爷还你家的恩,”冯听白说话时注意到许怀星的瞳孔黑白分明,盯着你看的时候仿佛像是个黑洞,要把人吸***,他不自然地轻咳了声才继续说:“不过即使七太爷爷不说我们也不会把这事儿忘了。”
许怀星再次点头,但还是盯着他看。
冯听白有些不自在,抬起大拇指蹭了下自己脸蛋,复而挑眉:“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没有。”许怀星笑着说完才回过身,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她端起酒杯,手微微发抖,正要低头去喝酒,手腕被拉住,她抬头正对上冯听白的双眼:“怎么了么?”
“喝果汁吧,别喝酒了。”冯听白说,接着又朝冯父喊:“爸,星星年纪小让她喝果汁吧。”
“哎呀,还是听白想的周到,瞧我刚刚都忘了。”冯父说着话叫来服务生,让服务生上果汁。
不多时许怀星杯子里的酒换成桃汁,她伸手拉了拉冯听白衣角,又偏头冲他吐了下舌头,笑盈盈地:“谢谢你啊。”
冯听白收回目光没说话。
吃过饭冯父冯母要去机场送许父许母,许怀星只能由冯听白送回学校,冯母站在俩人面前,拍拍冯听白肩膀:“听白,学校要是没什么事带你侄女回家里住,在家里吃点好的明天再回去。”
“知道了。”冯听白点头,很快又抬头对许父许母挥挥手:“大哥大嫂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星星。”
等他们上车离开后,冯听白脸上笑容才终于垮了下来,许怀星凑到他旁边,轻轻踮脚:“冯听白,你不喜欢笑是么?”
“叫叔叔。”冯听白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不是不喜欢么,我不叫。”许怀星说。
二人一前一后上了车,车子迟迟没有发动,冯听白拿着手机在发微信。
许怀星看了几眼,但没说什么,安安静静的等他。
几条消息发出去,冯听白才收起手机,偏过头看着许怀星:“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被叫叔叔。”
“我看冯奶奶提我是你侄女的时候你嘴角绷得都快抽搐了。”许怀星说。
冯听白笑着揉了揉唇角:“是么。”
很快宝蓝色玛莎拉蒂汇入车流。
车上两人没什么交流,只是在回家和去学校的十字路口前,冯听白开口询问:“回学校还是回家里?”
许怀星想了想,怕拂了冯奶奶的好意,便说:“家里吧,明天再坐车过去。”
冯听白嗯了声:“我今晚也在家里,明天直接送你。”
“谢谢小叔叔。”许怀星甜笑。
冯听白感觉自己要被这个称呼搞到崩溃,冯奶奶也挺让他崩溃。
两人到家后发现冯父冯母已经先到了。
冯父开门迎接他们,边帮着拿行李边问:“怎么这么慢?”
“路上堵车。”冯听白接过许怀星书包往里走。
“怎么不走外环?”冯父。
“外环修路车不行。”冯听白进屋后把许怀星的书包放下沙发上,紧接着上楼。
直到晚饭许怀星才又看到他。
此时的冯听白已经把西装换成白T恤和睡裤,整个人休闲又自在,少了上午那种生疏的距离感,反而多了分邻家大哥哥的亲切。
冯母看着冯听白忍不住地取笑他:“平时都光着上身,怎么今天知道穿衣服了?”
“就是,以前还以为你不知道羞。”冯父也帮腔。
冯听白实在是有些无奈,他抬起头耸耸肩:“我好歹二十多了,你们给点面子行不行。”
饭吃到一半,冯父冯母接了个电话匆匆出去,家里只剩下冯听白和许怀星。
两人面对面地坐着,许怀星看着冯听白,后者察觉到以后抬起头手腕搭在旁边凳子椅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怎么总看我?”
许怀星看着他的脸,像是有预感他会说些什么似的忙摇头。
“别摇头了,头发都散了。”冯听白站起身又弯下腰凑到许怀星面前,她仰着头他低着头,两个人的气息混合在一处。
许怀星心脏砰砰砰地跳,她听到冯听白说。
“你是不是又想咬我?”

当星光坠落掌心全文阅读

“......”许怀星,仿佛听到心碎的声音。
大概是真的怕被咬,许怀星眼睁睁地看着他放下筷子走上楼,在看不到人后,才收回目光看着桌上的菜。
不大吃得惯这边的菜,所以吃得很慢。
还在慢悠悠吃着时,又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是冯听白拿着望远镜走下来,他走到餐桌前,曲起食指敲了下桌面:“想不想看流星雨?”
许怀星没答:“不是怕我才跑的呀。”
冯听白凝眉,片刻后又问:“看不看?”
“看。”
“那快吃。”
许怀星用了毕生最快的速度吃完这顿饭,俩人收拾完桌子便走出家门。
二人站在院子中央,冯听白把望远镜架在草坪上,透过望远镜看到原处天空里闪烁着繁星点点。
他转过头拿食指勾了勾许怀星:“过来。”
许怀星乖巧地走过来,站在他旁边,冯听白让开,许怀星凑了上去,眯着眼透过镜头去看天空,她嘀咕着:“没有星星呀,只有对面别墅,哦,别墅门口的猫跳到了树上。”
“闭上一只眼。”冯听白。
“猫更清楚了,它刚刚脚滑差点摔下来。”
“闭上左眼用右眼看。”冯听白走过来,站在她身后,用自己的手挡住许怀星左眼:“睁开右眼。”
许怀星听话照做,几乎是瞬间,她看到了漫天星光散落,耳边微风吹过,冯听白的气息笼罩着她,许怀星忘记许愿,忘记开口说话。
直到冯听白开口问她:“看到了么?”
许怀星嗯了声,连忙让开又拉着冯听白胳膊把他往镜头前推:“你快看,我忘记许愿,你赶快许一个。”
冯听白嘴角快速翘了翘,很快又恢复到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他把镜头盖盖上,手虚扶着望远镜:“来不及了,今晚的***座流星雨只有三十秒,你刚刚让开的时候刚好是第二十九秒。”
“***座?”许怀星抓住重点问道:“我就是***座。”
冯听白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最后只好说:“哦,真巧,我是金牛。”
等两个人回到家里,许怀星还在想刚刚看到的流星雨,真的很震撼,星星从你眼前走过,不过也很可惜,没能许下愿望。
许怀星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自己的书包。
冯听白原本拿着望远镜和一瓶水往楼上走,但不知怎么他停在第二个台阶上,回头看着她,过了会儿又折了回来,他把设备放在地上,把水递给许怀星:“怎么了?”
本来想直接问是不是想家了,又怕许怀星会直接哭出来。
许怀星接过水,仰起头看了下冯听白,又重新低下头:“还会有流星雨么?”
冯听白本想回答,但听到她说:“也有点想家,本来不想的,刚刚进屋后太安静,安静的时候就会想家。”
“还会有流星雨。”冯听白站在原地没再上前,从幼儿园到大学他没离开过上海,也只是现在读研究生偶尔会去新疆那边的行星观测基地,所以他不能感受许怀星此时的感受。
不过他也没走,直接坐到许怀星旁边,靠在沙发上,多说了几句话:“每天都有流星雨,只是有时候不在我们能观测的范围内。”
“哪里的星星最多?”许怀星问。
“国内新疆。”察觉到许怀星情绪平复些,冯听白说完便拿着自己的东西上了楼。
许怀星在楼下坐了会儿也上了楼。
他们两个的房间挨着,许怀星路过冯听白房间时听到他在听摇滚,不知道为什么,许怀星的脑海里马上想象出冯听白参加迷笛音乐节在泥里打滚后站起来的样子,一定是身上带着泥脸上带着泥,但神情很冷漠。
隔天她被冯听白送回学校,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冯听白会在周末来接她,周一送回来,但对她的态度近乎冷漠,只有偶尔会询问她军训的情况。
不过再也没有刚来那晚邀请看流星雨的时候,那晚大概是冯听白对她说话最多的一晚。
这天,许怀星拉开车门坐进来后没有像往常那样乖乖系安全带,而是把芭蕾舞系新生演出票递给冯听白。
冯听白挑眉:“干嘛?”
“下周四我们系的演出,我是四小天鹅里的一只。”许怀星说。
冯听白点头嗯了声:“系好安全带,要走了。”
许怀星边系安全带边说:“小叔叔,你会来么?”
“嗯。”
得到了确定的答案,许怀星接连几天的忐忑一扫而空。
路上许怀星几次偏过头去看冯听白的侧脸,手指几次屈起又松开。
她偏过头去看了下窗外,再转过来时开了口:“你有女朋友么?”
冯听白愣了下,闷闷地嗯了声。
“这么帅竟然没有女朋友,我们学校还真是暴遣天物。”许怀星说完冯听白没有接话,两个人的对话到此为止。
不知道为什么,冯听白猛然想到她刚来的那天,凑到肩膀上的触感,很软,很软。
一如往常的吃过饭冯听白上楼,许怀星和平时不同,找了个借口也先上了楼。
她回到房间里坐在床上,光脚踩着地毯,眼里神色不明。
走进浴室洗了澡,把身上擦干后又把头发洗了洗,涂完护肤品抿了点唇膏在嘴巴上,又喷了些香水。
又转回房间换了件领口稍稍开得大些的薄款卫衣,裤子是超短裤,盖在卫衣里。
走出房间敲响冯听白的房门。
里面的摇滚声降了下来,门被打开,许怀星看到打赤/膊的冯听白,看到了他的肌肉线条,一直蜿蜒向下,向下,最后没入睡裤中。
她的脸蛋直接红了个彻底,刚刚想好的话一句没说出来,到嘴边的话成了:“我,我,我的发圈坏了,你这儿有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明天只能披着头发了。”
冯听白看着她白里透着粉的小耳朵眯了眯眼,目光挪到她的脸上,素着一张脸,比平日里好看,嘴唇红彤彤的,眼神却已经将她的慌张出卖,但她还仰头看着他。
他突然觉得有意思,慵懒地靠着门框反问她:“你觉得我会有么?”
这下许怀星更加慌乱,局促不安地扯了扯卫衣下摆,冯听白这才注意到她的衣服,也注意到了她的领口,以及,领口上下的位置,冯听白偏过头请咳了声,再看向她的时候发现小姑娘光着腿。
他耳朵跟着泛红,手握成拳虚待在嘴唇边,过了几秒才有些尴尬地说:“你,没穿裤子?”
许怀星整个人羞成了粉色,她呆住,但很快拉起卫衣,冯听白僵住,又听到许怀星说:“我穿裤子了,这个是下衣失踪,是时尚!”
冯听白低头看到她的超短裤哦了声。
许怀星忙放下衣服跑回房间,她靠着房门,不住地喘气,原本是要干什么来的。
原本是要问他房间的电脑好不好使,她忘带电脑回来了,这样后续的发展会是许怀星坐在电脑桌前,冯听白站在她旁边,两个人距离很近。
这晚,许怀星梦到了冯听白,梦到他刚洗完澡,水滴从下颚往下滑落,滑到胸膛,又一直向下,再下面的被薄雾挡住了,不过只是冯听白,只是胸膛都足以让从来没谈过恋爱,没看过的她在梦里面红耳赤。
而一墙之隔的冯听白,做了人生第一次男人都会做的那种梦。
他汗津津的从梦里醒来,睁开眼适应了会儿黑暗,半晌后从床上坐起来,又走到衣柜前拿了新的***和睡裤走进浴室。
水流砸到身上的瞬间,冯听白想到了梦里的许怀星,光滑的皮肤,红透透的嘴唇,还有,柔软的触感。
冯听白把温水调成冷水,冲了整整半个小时后走出来。
他坐在床边感觉屋子里的那种味道里还杂着股香味。
重新倒回床上,开始进行自我厌弃和自我分析。
人生第一次那种梦,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侄女,即便没有血缘关系,那他也觉得不应该,冯听白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直到阳光透进来,冯听白都没有再睡,他洗漱完换好衣服拉开房门出走来正好撞上同样出来的许怀星。
许怀星今天把头发散开,更显得脸白嘴唇红。
冯听白不知道说什么,看了她一眼直接转身下楼。
眼神比平日里还要冷,许怀星摸了摸自己胸口,心想,完蛋了,还不如什么都不做。
今早冯父冯母心情好像不错,笑着叮嘱他们两个要多吃点,在学校里冯听白该多去看看许怀星。
两个人全部应下才让这顿饭在尴尬中吃完。
冯听白放下筷清了清嗓子说:“爸妈,我这两天学校有事,等下回去。”
“我也是,学校要排练舞蹈。”许怀星说。
冯听白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收回目光,他想到那是他自己的梦,怪不到许怀星头上。
在车上依然没什么交流,车子开到许怀星寝室楼门口,停下车后冯听白轻咳了声才开口:“下周四你们的晚会我就不去了,系里最近忙,可能要去外地。”
许怀星的失望写在脸上,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冯听白,那眼神就像是要被抛弃的猫。
冯听白看了她一眼,瞬间觉得自己罪过大了,但是也实在是不想再继续有过多的交集,在家里已经很多,在学校这边能避免则避免。
不过他还是多解释了几句:“黑洞正在扩张并吸收外围行星,我现在的研究方向是这个,学业还挺紧张。”
话音落下,冯听白觉得自己这个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哦。”许怀星收回目光,下车后也没像往常那样对他挥手说‘小叔叔拜拜’,这次她直接朝寝室楼走去,听到身后车子离开的声音,她又转过头,整个人可怜巴巴地看着宝蓝色车尾消失在拐角。
她室友从寝室出来刚好看完全程,凑过来问:“那个开玛莎拉蒂的,你男朋友?”
许怀星迅速恢复到平时的神色,轻轻笑了笑:“不是,我小叔叔。”
室友眼睛亮了亮,但很快又听到许怀星说:“没血缘关系的。”
“......”室友:“星啊,下次咱说话一口气说完。”

本站点评

当星光坠落掌心免费全文阅读这本小说资源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人翁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许怀星冯听白小说仅代表当星光坠落掌心作者观点,不代表易快通导读网立场。

二八小说推荐

二八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