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玉女

萧瑶晏卫小说全文炮灰女配揣崽求生阅读全文分享完本

萧瑶晏卫 易快通文学 2020-09-13 18:43:06
  • 炮灰女配揣崽求生免费-炮灰女配揣崽求生(萧瑶晏卫)

    推荐小说:炮灰女配揣崽求生

    萧瑶晏卫小说分享在线免费完本下载推荐专栏

    点击阅读更多>>

萧瑶晏卫小说全文已被易快通小说导读网推荐阅读,书籍编号y618954736,书名是《炮灰女配揣崽求生》,精彩不容错过,下面带你一起来了解一下炮灰女配揣崽求生分享阅读下载免费:一朝穿书,萧瑶便穿成了与她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安庆国与丰裕国势不两立,原主身为安庆国公主,却痴迷于敌国质子晏卫,爱而不得便日日折磨,不曾想晏卫忍辱负重,一举歼灭...

萧瑶晏卫小说炮灰女配揣崽求生章节选读:

萧瑶被饿了两日,手脚无力。
柴房内又阴冷又潮湿,她缩在草堆上,双膝盘起,头枕在膝盖上,眼睛紧紧盯着自己脚上的绣花鞋。
她身上唯一最新的,最干净的,竟是晏卫派人送来的。
原主以前最爱收集各式的绣花鞋,玉足玲珑,也正是爱在心爱之人面前摆露的一件事。
可惜晏卫从来没有施舍过一个夸赞的眼神。
如今给她送来一双崭新的绣花鞋,配上她身上破烂肮脏的衣裳,说不出的讽刺。
晏卫都还记得。
萧瑶却没有太大感觉,毕竟她不是原主,但她现在真是饿急了,两眼发昏,嘴角干涩的有些破皮。
这两日后院里很安静,来来回回走动的下人都少了许多。
萧瑶想了想,这个时间段大概是府邸要举行晏卫的接风宴,人都去前院忙活了。
她吞咽了自己的口水,想要缓解自己的饥饿感,却感觉肚子叫得更厉害了。
“没良心的坏东西。”
她嘴里嘟囔着,越想越觉得晏卫这个人没有心,好歹自己也算是……他的人了。
想着想着,萧瑶的脸泛起了一层红晕,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哪里来的勇气,估计是潜意识里对死亡的恐惧,可转念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小脸顿时煞白起来。
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加深了晏卫对她的厌恶感。
“嘘,七殿下脸色不大好看,小心侍候着。”
“知道了,你当我瞎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脸黑的呦。”
柴房的门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声。
萧瑶把耳朵靠在墙边,墙的上头正好是一扇破旧的窗,风声透过窗纸吹进来,顺带夹杂了人声。
“瞧这接风宴办的,都不曾听说过太子殿下和二殿下要过来,这不是狠狠打七殿下的脸嘛。”
“唉,你也知道,谁都不曾想过七殿下能活着回来,还把安庆给一举歼灭了,风头正甚,哪个殿下不眼红啊?”
“说的也是,不过,这府邸的大门却是快被各家千金给踏破了。”
萧瑶听见说话声小了,大概是走远了。
根据书中描述,晏卫回国后,确实是风光了一回,但很快就被其他殿下诬陷,失了帝心,被罚入狱。
今夜的接风宴是导火线。
萧瑶挣扎着爬起来,一摇一晃地朝着门口走去,因为太过饥饿,她差点一头栽在地上。
这副身子娇弱得很,原主本来就是受万千宠爱的公主,肩不提,手不抬,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她勉强扶住门,用手一遍一遍地拍着门框。
她要学会自救。
“开……门,我要见……殿下。”
许久未开口,声音都带着几分沙哑,完全不似之前那般糯糯的,带着些许勾人意味。
直到她的手心拍的充血,她才停止继续拍门的打算。
萧瑶从门缝里望出去,漆黑的走廊通道,只有月色照在院内的一口井处,一片静谧。
没有一个人。
萧瑶颓坐在茅草上,估摸着是晏卫吩咐过下人不要靠近这里,遂没有一人听得见她的喊话。
她揉着干瘪的肚子,委屈地刚要垂下泪来,却不曾想柴房门打开了。
来人站在月光下,她一下子就看清了他的脸。
“殿……下。”她嗫嚅道。
晏卫穿着一身紫青祥云袍,玉带束腰,身姿瘦削欣长,脸上带着些许慵懒笑意,但萧瑶却觉得有些莫名害怕。
“听闻公主唤我?不知所谓何事?”他道。
萧瑶身子抖了一下,却还是抬眸,嘴唇微动:“殿下,有人要害你,千万……小心。”
晏卫迈开步子,跨进了这个原本封闭的柴房,难闻的木屑与发霉的稻草味直冲着他的鼻子。
他几不可闻地嫌弃了一声,然后在萧瑶面前蹲了下来,和她平视。
“公主,是谁要害本殿下?莫不是公主忘了,你可是最爱折磨我的人了。”
萧瑶听着晏卫一口一个公主,说话时语气阴冷,带着寒意,似乎是对她恨之入骨。
她忍不住往后面退了几步,这样的晏卫,让她不寒而栗。
晏卫看了一眼萧瑶脚上的绣花鞋,笑道:“公主,这双鞋可是我吩咐了内务府专门为你做的,好看吗?”
萧瑶盯着那双鞋,木讷地点了点头。
“公主是哑巴了吗?”
萧瑶害怕极了晏卫寡绝的模样,小声地点头道:“好……看。”
晏卫这才满意点头,他撩起萧瑶额前的碎发,看似温柔似水道:“公主,今夜是我的接风宴,大家都想看看安庆国公主长得是如何国色天香。”
“我们就让他们好好开开眼界,好吗?”
萧瑶哪敢说一个“不”字,就是声音涩地发苦:“……好。”
晏卫冷哼,果然是贱人,亡了国,竟然还对他言听计从。他猛地起身,没留一个眼神给装模作样的蛇蝎女人瞧。
不料,自己的衣袍被人狠狠拉住。
他低头一看,萧瑶紧紧攥着他的衣袍角,眼睛里泛着盈盈泪光,他的眉头一皱,刚想甩开,就听到萧瑶弱弱地开口:
“殿下,我……饿。”
萧瑶吃了一些糕点,还没填饱肚子,就被一群人拉走了。
她被人拉着梳洗了一番,就有人过来传话,说是前面催的急了,让人赶快送过去。
给她打扮的嬷嬷着急了,手上没个轻重,把她的脸弄得有些疼,眼眶一下子泛起了红。
“哎呦,小祖宗,你可千万别哭,万一耽搁了时辰,殿下怪罪下来,老奴担不起这责啊。”
萧瑶吸了吸鼻子,乖巧道:“好,那嬷嬷……可以轻点嘛?疼的紧。”
嬷嬷手一顿,没想到这女娃的皮肤这么***,她服侍了大半辈子人,哪有一个人因为这事喊疼啊?
不过,她手上动作确实轻了不少。
一打扮好,萧瑶就被人催着走了。
前院,高朋满座。
萧瑶一眼就看见主位上那个耀眼非凡的男人,把着酒杯,似非似笑地看着自己。
众人的目光也一同落在出场的女子身上。
女子脸上略施粉黛,身着蓝色罗裙,简单不失大方,头发也精心打理过,发线盘起,只留鬓角两缕散发垂落,衬得一张小脸越发明媚动人。
“这就是萧瑶公主吧。”身侧的穿着淡青衣袍的男子说道。
萧瑶怯生生看了他一眼,就听到晏卫叫他三哥。
是晏城进,唯一站在晏卫身边支持他的皇子。
“公主,过来这边坐。”
走得近了,萧瑶才发现晏卫脸上泛红,似乎是醉了。
他的座位很大,足以容纳两个人,萧瑶长得小巧玲珑,***刚沾椅子,两个人的距离还是差了一截。
不知是哪里又惹着晏卫生气了,只见他逐渐靠过来,一身的酒气,语气不悦道:
“谁准你坐本殿下的椅子了?”
萧瑶身子发颤,又火速站起来,立在了一旁,心里小声嘀咕:还不是你让的。
“今夜本殿下很是开心,尤其还有萧瑶公主为我庆祝,让我等举杯共同干一杯如何?”
“殿下说的是,臣先敬殿下一杯,恭贺殿下平安归来。”
“……”底下一排附和欢呼声。
萧瑶是个冒牌亡国公主,对于自己的国家实在是没有什么了解,书中更是没有任何多余的描述,此时让她哭,也有点勉强。
而这却被有心人看在眼里,晏卫只道这女人无情无义,连亡国之恨也丝毫不放在心里。
“公主,喝一杯?”
晏卫端着酒杯,凑到了萧瑶的嘴边,强硬地抵着她的嘴唇,萧瑶连拒绝都说不出口,一口辛辣的***就顺着喉咙咽了下去。
她呛了一声,眼眶里也带出了几分泪意,泛着红,仿佛被人狠狠欺负过一般,带着几分脆弱的美感。
“哼,公主这番姿态,又是要勾引哪个男人啊?”他狠狠捏住萧瑶的下巴,语气不善道。
萧瑶只能无助地摇头,却又听到晏卫含着笑意说:“既然公主执意如此,本殿下就来帮你物色物色人选。”
“知道公主眼界高,本殿下可是寻了许久,来人,带人上来。”
萧瑶的下巴被放开了,留下了一道极深的红痕,她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他怎么能如此冷漠,那么残忍?
“七弟,没想到你暗地里准备了这么多,不过,父皇好像提到过要见萧瑶公主,你此次可不能太过火。”晏城进说道。
“无妨,三哥,我有分寸。”他回道。
“公主的能耐和手段可大着呢,是吧?”他朝着萧瑶看过来,眼底的讽刺显而易见。
萧瑶的小脸一下子煞白一片,他还在怪她那一晚的事。
很快,底下跪了一排男子。
萧瑶抬眸望去,男子的相貌大多出色,还有几分相近。
“公主,你看他们长得像吗?”晏卫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过来,让公主好好瞧瞧。”他指着其中一人说。
萧瑶看着男子走近了几步,这熟悉的眼眉,分明……分明是……
“公主,你不是很爱我的这张脸吗?我给你找了好多好多男人,他们的床上功夫可厉害得紧……”
晏卫的语气轻地只有萧瑶一个人能听清,萧瑶听了他粗鄙的话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好在晏卫的手放在她身后,他轻而易举地就托住了。
“下去吧。”跪着的一排男子又离开了此处。
晏卫把她放在自己的座位上,眼底虽然止不住厌恶,但还是放过了她。
要不是父皇吩咐过,他才不会手下留情。
“对了,郡主怎么没来?”晏城进扫视了一圈都没看到,往常这种场合她才不会缺席。
晏卫握着酒杯的手一顿,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声响亮清脆的叫喊声–
“三哥,七哥,小妹来晚了……”

炮灰女配揣崽求生全文阅读

萧瑶做梦了,她梦到好多好多长得像晏卫的男人围着他转,自己却被镣铐锁着,无法动弹。
她的衣裳被撕碎了,被人狠狠扔在地上,周围是***似虎的眼神,她哭得很厉害,上气不接下气,可是没有一个人伸出手救她。
恍惚间,她听到一个熟悉又带着狠戾的声音。
“公主,公主。”
可她喊不出声,她的手腕被人紧紧掌控住,抓的她很疼,她忍不住低头一口咬了上去。
“嘶~”温热的触感,低哑的抽气声,把她从梦里拉了回来,睁眼就看见晏卫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殿……下,好多人,我好……害怕。”萧瑶扑在了晏卫怀里,像找到了依靠,勾着他的脖子,脸上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晏卫怀里一阵颤抖,娇软的身体,香甜的令人发疯的味道,一晃间,他的脑子里满是那天晚上疯狂的场景。
“呜呜呜……”女人的低低啜泣声。
他肯定是疯了,竟然没有立刻推开她,反而有种想把她狠狠欺负的念头。
“七哥,没事吧。”一声询问,让他清醒过来。
他反手推开怀里的女人,眼睛微眯,这女人手段越来越高了。
萧瑶被推得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她一手撑住扶手,可能是用的力比较大,手心被椅子的不平处刮了一下,很疼,疼的她又想落泪。
不过她止住了哭泣,她眼睛红红的,一脸疑惑地看着晏卫,晏卫一只手就撑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别过来,你又要耍什么花招?”他语气不善道。
萧瑶抽抽搭搭地抹着自己脸上残留的泪水,小脸苍白一片,唇角紧抿着,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他又这般想她。
还没开口解释,她的视线里就突然出现一个粉色罗裙的身影。
“七哥,你的手都流血了。”她的语气又急又冲,带着几分疼惜。
萧瑶这才朝晏卫的双手看去,他的虎口处,牙印清晰可见,伤口处不停地往外冒着血。
原来是她咬了晏卫。
她充满愧疚的心思还没传递过去,就看到粉色罗裙姑娘冲了过来。
“啪”地一声脆响。
她被晏子柔***地扇了巴掌,她的脸狠狠被扇向了一边,白皙的脸庞立马印上了红色的巴掌印。
火辣辣地疼。
“你是什么东西,敢行刺七殿下?”她尖酸刻薄的话传进了萧瑶的耳朵里。
萧瑶脸疼的都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摇头,她不知道。
她做梦以为是那些恶徒,专门来轻薄自己的,要是知道是晏卫,她早就梦醒了。
晏卫绝对不屑对她做出那样的事。
“不过是一个亡国公主,这里还轮不得你放肆。本郡主听闻你手段挺厉害,绑了七哥,还妄想和他成亲,让他爱上你?”
不是的,要不是晏卫顺势借力,原主不会那么容易把他困在身边的。
萧瑶有苦说不出。
“好了,子柔,我没事。”晏卫看了一眼惨兮兮的萧瑶,拉着晏子柔回座。
“七哥,你不要心软,你让我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明白一下现在寄人篱下,尊卑之分要牢记。”
晏子柔攀着晏卫的手,一个劲儿地晃,语气充满着撒娇意味。
萧瑶被她的眼神吓到,身子微微颤抖,她下意识去看晏卫,晏卫表情倒是淡淡,不知道在想什么。
“七哥,难道你还怜惜她?想想她对你做的事,国家上下都早已传遍,说你如何如何被这个贱人折磨。”
晏卫眉头紧皱,又听到晏子柔继续说道:“安庆与我们丰裕势不两立,难道七哥还要护着这个敌国之女?还是七哥和公主待久了,情动了……”
“住口。”晏卫猛地出声,制止了她的话。
“安庆已经亡了,她的生死***何事?”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晏子柔的话语响起:“好啊,既然如此,人,本郡主带走了。”
萧瑶原本还怀着侥幸的心理,想着毕竟晏卫嘴上不饶人,但确实没有对她真正打骂过,所以内心充满着希冀。
可终究是她多想了。
他只是不屑对女人下手,特别是那种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
晏子柔得了晏卫的应允,心里自是畅快,这个女人把他七哥害得这般惨,她可不能让她好过。
竟然还肖想自己藏在心里这么多年的男人。
反观萧瑶惊恐的模样,脸上挂了满满的泪痕,像一个破碎的瓷娃娃,任由晏子柔吩咐人把她带走了。
“子柔,切不可太过。”晏城进拦在晏子柔面前,他知道这个小妹怀的是何心思,她讨厌一切和七弟接触过密的女人。
晏子柔柔柔一笑,“三哥,放心,在天明之前,我会把她放回来的。”
等到被人扔到满是脂粉气的地方,萧瑶才清醒过来,她竟然被晏子柔带到了青楼。
不应该的,书中描述的青楼部分应该是远远在后面,难道是她自作主张更改了那一晚的剧情,她的人生轨迹被缩短了?她很快就要领盒饭了?
而且欺负她的人不该是女主啊,还没等她想明白,她就被人按着换了衣裳。
那是一件薄如蚕丝的纱衣,里面就穿了一件贴身寝衣,轻薄透亮,隐约间都能看到她雪白的肌肤。
“啪啪啪……”鼓掌声响起。
她抬眸就看见晏子柔满意的眼神,带着几分欣赏。
“没想到公主的身姿竟如此让人神魂颠倒,说起来,本郡主都有些羡慕了。”
萧瑶不明白她说这番话的意图,但她知道晏子柔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来了青楼,必定少不了***这回事。
晏子柔绕着萧瑶走了一圈,萧瑶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她双手环抱,试图给自己一点安全感。
“公主不必害怕,本郡主不会伤害你。”
萧瑶眼睛转了转,落在晏子柔充满笑意的脸上,弱弱地开口:“真的?”
晏子柔捏上萧瑶的脸颊,轻拍了拍,“当然……”
就在萧瑶刚想松口气时,她又听到晏子柔话锋一转,“那要看公主是不是听话了。”
萧瑶的小脸皱成了小团子,她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听闻公主***男人的本事不小,本郡主倒是想要见识一番。”
萧瑶猛地摇头,语气又娇又恼:“没……有,我没有。”
“诶?公主不要谦虚,你看到前面有张床了吗?”
晏子柔轻飘飘的话落在萧瑶耳朵里,炸起了一颗惊雷,萧瑶下意识想往门口逃。
可惜被旁边的侍卫制止,按住了她的双肩,不能动弹。
“真是可惜,不听话的人下场可是很惨的,开肠破肚还是万箭穿心?公主要不要选一下?”她走到萧瑶面前,捏住了她的下巴。
“乖一点,本郡主肯定说到做到,明日一定送你回七哥那里。”
晏子柔松开她的下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继续说道:“那张床上躺了一个男人,可惜就是个残废,公主可要使出浑身解数,好好伺候人家。”
“不然人家不满意,休怪本郡主对你不客气。”
萧瑶听了,浑身发抖,没想到她竟然这般恶毒,明明书里未曾提到,女主一直是一身傲气,根本不会做出这种龌龊勾当。
她真的改变了很多事情吗?
“闵清,放开她,让她自己过去。”身后的男人一听,乖乖放开了限制萧瑶的双手。
等等,闵清?男主人翁。
萧瑶像豁出去了一般,声音喊的尤其响亮,她要分散晏子柔的注意力。
“郡主,闵清他喜欢你。”
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又响了起来,萧瑶的另一半脸也难逃此劫。
“贱人,你这是侮辱本郡主吗?”她面色涨红,显然被气得不轻。
萧瑶看了一眼身旁立着的高大男人,这怎么比她还怂啊,自己都帮他说出来了。
“你说话呀!”萧瑶喊的有些着急,自己预想的两人僵持的场面竟然没有出现,她的小手一把就抓上了男人粗壮的手臂。
闵清后退一步,甩开她的手,远离了萧瑶,然后立即跪在了地上,“郡主,卑职对您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晏子柔看着跪在地上低着头的男人,想了想,脸色逐渐平静下来,转而朝萧瑶笑道:“公主,这是在拖延时间?”
萧瑶难以置信地听着闵清说着这番违心的话,顿时有些心如死灰。
“公主的演技确实不错,本郡主差点被你骗了,不过,想必公主不知道一事吧,这些侍卫入府前都服下了绝情丹,不会对谁动情的。”
“绝情丹?”
“是啊,***王府后,就要斩断情丝,对主子忠心耿耿。”
晏子柔的一字一句都砸在萧瑶心上,原来书中世界早就变了。
只是她的命运好像更惨了。
“来人,把公主请***。”她绝情的话吐出,让萧瑶下意识往后退,退的离那张用帐幔遮住的床更远了。
闵清站起来,一步一步接近萧瑶,一把就抓住了她纤瘦的手臂。
“别反抗了。”他说。
不要,她不接受。
萧瑶强烈挣扎着,又不争气地哭了,眼泪顺着脸颊落入自己的嘴角,咸的发苦。
“公主,只要你听郡主的话,你就能安全回府了。”他强硬地拉着萧瑶往那张床去。
萧瑶不肯,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闵清只好蹲下来去扶她。
萧瑶手挥打得厉害,却有一个意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郡主的?”
带着几分压抑和不自信。
萧瑶瞪大了眼睛朝他看,他是装的。
“闵清,磨磨蹭蹭做什么?”晏子柔等的不耐烦了,“直接把她扔床上去。”
萧瑶只能求救一般看着眼前男人,她苦苦哀求:“不要……”
回应她的却是双脚腾空,她被人拦腰抱起,头朝下,肚子狠狠卡在男人肩膀处,恶心地直让人反胃。
萧瑶不停捶打着他的背脊,可惜力量太小,对闵清来说,简直是挠痒痒一般。
天旋地转下,她已经被人摔在了床上。

小说资源推荐

炮灰女配揣崽求生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萧瑶晏卫小说仅代表炮灰女配揣崽求生作者观点,不代表易快通导读网立场。

二八小说推荐

二八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