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玉女

商茶温谨言小说全文白月光小说资源大结局无删减

商茶温谨言 易快通文学 2020-09-13 18:44:03
  • 商茶温谨言合集版免费阅读-白月光(商茶温谨言)

    推荐小说:白月光

    商茶温谨言小说完整版小说完本免费全章节推荐专栏

    点击阅读更多>>

商茶温谨言小说全文已被易快通小说导读网推荐阅读,书籍编号y618963406,书名是《白月光》,精彩不容错过,下面带你一起来了解一下白月光无删减资源小说完整版:头顶灯光落下,两人的影子叠在一起,印在楼梯上,被台阶分成几段。楼梯口旁摆放着一只年代久远的青花瓷瓶,插着几根不只是什么鸟的尾羽,长长的翎,艳丽非常。商茶仰着脖子...

商茶温谨言小说白月光章节选读:

头顶灯光落下,两人的影子叠在一起,印在楼梯上,被台阶分成几段。
楼梯口旁摆放着一只年代久远的青花瓷瓶,插着几根不只是什么鸟的尾羽,长长的翎,艳丽非常。
商茶仰着脖子,对上他眼底的嘲弄,心脏无端宛若有针扎一样细细密密的疼,不自觉地按了按胸口,明明都不记得他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奇怪的情绪。
自己以前真的很爱他?
不动声色地放下手,她拖着调子笑笑:“温太太?温总以为我很稀罕?”
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结婚的,但她可以肯定不会是因为温太太这个头衔。
温谨言以食指勾住领带松了松,好整以暇地盯着她,似笑非笑:“别忘了我们婚前约定过什么?”
约定约定又是约定,商茶哪里知道什么约定,随口道:“什么约定?既然是结婚时的约定,那离婚了约定是不是就不做数了?”
看这样子,大概是答应他什么条件就不再进娱乐圈。也说得过去,这些豪门里的男人一边喜欢娱乐圈的***美人儿,一边又觉得这里面的女人是污秽肮脏的。过去的自己是有多蠢?才答应这样的事情。
不管什么约定,离婚了肯定就做不了数了。
温谨言眸色不经意冷了几分,语气稍重:“你以为能威胁我?”
商茶莫名其妙:“谁威胁你了?我只是想复出,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也就随口一说,怎么这么生气?平日里,他总是脸上挂着各种意味的笑,欠欠地嘲讽她,今天是第一次见他真正生气。
他不是挺讨厌自己,离婚不应该高兴?
温谨言也意识到,收放自如地敛了情绪,眼底的嘲弄得更明显。
扯唇:“没我的允许,你以为晨娱敢捧你?”
商茶:“……”
有权有势了不起啊。
还真了不起……
她憋了半天,瞪他:“不可理喻!”
凭什么不让她复出,简直就是专.制独.裁的暴君。
两人大吵一架,晚餐的时候,家里佣人都默契地连走路都不发出声音,就差没垫着脚尖走路,生怕殃及池鱼,管家那个戏精小老头儿也不知道溜哪儿躲灾避祸去了。
饭后商茶依旧回了客房,睡前躺在床上刷某博,没有发现自己的消息。居然没有爆出来,难道她下午是错觉?还是说她凉得连这点儿争议价值都没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了她一跳,是个陌生的名字。她盯着那名字几秒,或许不是陌生人,是和温谨言有关的人,所以她忘记了。
铃声坚持不懈地响了一次又一次,商茶划开接听键:“你好?”
她的声音轻快疑惑,听筒那边似乎是怔了一下,而后轻笑:“温太太,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沈未然。”
男人的声音如沐春风,让人听了都不自觉放下防备。
“心理医生?”商茶迷茫了。
沈未然?心理医生?以前她看心理医生做什么?
她没注意,听到她疑惑的语气,为什么男人什么都没问,就介绍了自我。
“忘了?”沈未然声音意外,商茶听到了纸张翻过的声音,“今天是我们约好的治疗时间。”
商茶:“?”
这意思是今天她应该去治疗,结果放了人鸽子。但她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儿,所以去了晨娱找季然。
她不动声色,笑:“沈医生抱歉,我今天有点事儿,忘了告诉您。”
“没关系。”沈未然温和道:“温太太明天来我工作室就好。”
商茶:“……能再给我一次地址吗?我忘了在哪儿。”
她都忘了自己为什么会看心理医生,哪里还记得在哪儿。
沈未然似乎微乎其微地笑了声:“好,等会儿发给你。”
“嗯。”商茶应了声,“那什么,明天见。”
好好的把人家给忘了,挺尴尬。
她在想,明天和沈未然见面,要不要和他说自己失忆了,他是心理医生,不说也能发现吧。既然是和温谨言有关的人,那他会不会告诉温谨言?告诉了正好,免得总觉得她在演戏。
温谨言从书房处理完工作回卧室,没有看见商茶的身影,不禁嗤了声。结婚两年,他们的交流越来越少,商茶渐渐的不会像刚开始那样讨好他,两人形同陌路。
他也浑不在意,婚姻对自己来说,没什么意义。他从来没想过结婚,她想,也就随口答应了。
可这会儿卧室突然少了她的身影,却像缺了很大一块似的,空荡荡的,也少了些许生气。
温谨言解开衬衫领扣,心底莫名腾起一股烦躁,将管家叫来问:“商茶这几天睡的哪儿?”
“先生出差这几天,太太都睡在客房。”管家试探着问:“我去请太太回来?”
“不用。”温谨言顿了顿,嘴角挑起嘲弄的弧度:“看她能闹到什么时候?”
他不觉得商茶真的不在意温太太这个位置,她那么爱他,爱到不惜装病装失忆来引起他注意。
不介意让她当一辈子的温太太,前提是她别太贪心。
……
热闹的街市里,七月的阳光嚣张得厉害,逼得路上人人都举着太阳伞。
商茶照沈未然发的地址,来到市中心商业圈里的一座写字楼前面。她仰头看一眼这快直入云端的高楼,吴城中心的房价,那是寸土寸金,更何况还在这人声鼎沸的商圈里头。
难怪人都说,心理医生这行很赚钱。
周围人来人往的都是周末出来逛街的,有一家人带着小孩儿出来的,也有不少手挽着手的小情侣,一热恋男友毫不介意在大庭广众下突然偷袭地亲他女朋友一口,惹得女孩子又羞又恼,装模作样给男生一拳头。
商茶这个已婚少女,感觉受到了万点伤害,迈着单身狗骄傲的步伐上楼。虽然已经结婚,但在她心里自己还是个单身狗,她这婚结的还不如单身狗。
看看人家的对象,再想想自己家里那尊大神,十分怀疑自己的心理问题就是他造成的。
寻着地址来到二十九楼,前台异常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温太太来了,沈医生已经等您多时了,我带您过去。”
她也奇怪,明明温太太常来,沈医生为什么还让她带路,不过他们这里人都知道,温太太于沈医生来说是位特殊的病人,她们只管尽心招待就好。
小姐姐笑得格外真诚甜美,仿佛她不像是来看病,而是进了美容院的熟客。
商茶点点头,跟在小姐姐的身后打量着这间工作室,刚刚在外面看了下,这工作室占用了整整一楼的空间。里面的装修看得出来主人的品味不错,不规则的空间设计,非常舒适的淡绿色搭配着简洁大方的白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走进来就感觉心情十分放松。
不一会儿,就到了一间办公室,带路的小姐姐说了声“请坐”后,就安静地带上门退出去。
商茶抬头,对上白色办公桌后那人带笑的眼睛,隔着镜片的温润几乎让她一眼就确定,这就是昨晚给她打电话的男人。和她想象的一样,温文尔雅的一个男人,只是看一眼就极有好感。
跟温谨言那张不可一世又颇具攻击性的脸不一样,沈未然的长相偏斯文,细边眼镜后的一双桃花眼微微挑起,嘴角时刻勾着淡淡的弧度,好似天生就很温柔似的。
哪像温谨言,好似天生别人欠他似的。
她微笑着打招呼:“沈…医生?”
沈未然轻笑摇头:“连我都忘了啊。”
商茶挺不好意思:“抱歉……嗯?!!”
什么…意思?她嘴都张大了,看着沈未然:“你怎么知道?”
连他都忘了……合着人家一早就知道她失忆?而且总感觉这话怎么听都有点不对呢。
沈未然推了推金框眼镜,起身到饮水机前接水,“温太太过去半年每个月定期来我这儿治疗,却突然不记得地址。”
商茶点点头。
他将水杯放到她面前,继续道:“更何况从之前的观察中,温太太也隐隐有征兆,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
话落,他目光扫向商茶受伤的额头:“温太太是不是摔倒磕碰过,那就说得通了。”
原来是这样。
“对对对,我就是摔倒后就失忆了。”商茶心想,沈医生是真的心细,她接着好奇地问:“那我之前为什么来这里?”
自己从小都过得不如意,所谓的妈妈把她当做拖油瓶,到后来只想把自己当做她换钱的工具。她早就学会如何排解那些不快乐的事情,让自己过得没心没肺。
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在意到需要看心理医生来疏导。
摔倒么…
沈未然看着她,答非所问:“你忘掉了什么?”
“我忘掉了…”商茶一怔,笑了:“温谨言?”
果然是他!她忘掉了所有和温谨言相关的事情,是不是意味着她来看心理医生也是因为他?所有她连自己的心理医生都忘记了。
沈未然点头,向她解释:“人的大脑很神奇,在你一心想要回避痛苦的时候,它会自主选择帮你忘记。”
痛苦啊……商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低落,轻声道:“那我的痛苦是什么?我和温谨言之间发生过什么?”
虽然她都忘了,但也知道心理医生这个行业,病人对医生是绝对的信任,所以沈未然一定知道在她的记忆里,她和温谨言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未然镜片后的眼里闪过莫名的情绪,忽然笑了出来:“痛苦已经忘记了,又何必自寻烦恼。”
商茶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笑了声:“沈医生说得对,想他做什么?”
男人而已,忘了就忘了。
沈未然推一下眼镜,很是自然地道:“温太太用午餐了吗?没有就一起?”
他语气自然得好像两人一起吃过很多次饭,商茶倒不好拒绝,“好啊。”
她来这里治疗半年,想必和他已经很熟,一起吃个饭倒也没什么。
“对了。”商茶看着他:“叫我商茶就好,温太太……怪别扭。”
现在她压根儿记不起结婚的事,心里还觉得自己单身呢。家里那些人就算了,让人改口也挺为难,在外面还一口一个温太太,真的太尴尬了。
沈未然脱了白大褂挂到一旁,卷袖口的动作顿了顿,笑容温和:“好,商茶。”
商茶看他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男人敛下眼帘,慢条斯理地卷着袖口,在阴影笼罩中勾起一抹不同寻常的笑。
终于忘了啊。

白月光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商茶发现,自己和沈未然还挺聊得来,就像认识多年的知己好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医生都这样,很能博取他人的信任。
天色渐晚,两人才告别。
沈未然陪她在路边等嘀嗒上打的车,旁边马路上车来车往,男人稍稍站在她身前,绅士地帮她挡住了汽车驶过带起的灰尘。阳光倾斜而下,他映在地上的影子,好巧不巧地挡住了商茶略显娇小的身影。
商茶不禁感叹,男人和男人之间,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他一手插着西装裤口袋,一手拿着手机,低头看着她笑:“下次别忘了。”
商茶抬头,撞见他眼里淡淡的玩笑,挑眉:“除非我再失忆一次。”
她在沈未然面前,意外地很放松,他距离保持得恰到好处,玩笑开得适当,实在让人警惕不起来。
沈未然摇头轻笑:“失忆哪有这么容易。”
他顿了顿,继续道:“别忘了平时有什么情况或者不开心的事情,都要告诉我,我是你的医生,需要了解你的所有情况。”
“好的好的。”商茶点头,对“所有”两个字没做深想。
一辆白色的大众停到他们面前,她探头看了眼车牌号,转头看向他笑道:“那我走啦!沈医生下次见。”
沈未然帮她打开车门,她上车的时候,虚虚扶了一把她的手臂,目光落在她眼睛上,笑道:“嗯,路上小心。”
商茶朝他挥挥手,遂关上车门。
忍不住再次感叹,沈医生真的是人间温柔啊,一个男人能注重细节到如此地步,以后不知谁那么幸运会嫁给他。
汽车很快就融入到拥挤的车流当中,沈未然目光自始至终盯着那辆白色的大众,眸光越渐幽深。
司机是位中年大姐,从车内后视镜里看了眼商茶,笑得八卦:“姑娘,你男朋友好帅哟!跟大明星似的。”
商茶怔了下,笑着解释:“姐姐,那不是我男朋友,医生呢。”
果然八卦是女人的天性。
司机大姐被她一句“姐姐”叫得心花怒放:“哈哈,那也是对你有意思嘞!你见哪个医生会送病人来赶车的?”
这估计以为是医院里的医生了。
商茶笑容逐渐尴尬,不知道怎样解释,跟人说她失忆了,估计都不会信,索性沉默闭嘴。
安静的空间内,手机微.信提示音突然响起,一声又一声,莫名地急。
不知道是谁找她,一连发好几条消息,她疑惑地点开消息栏,陆雯的消息轰炸一样地发给她。
陆雯:[那个男人是谁!!!]
陆雯:[看热搜!!!]
陆雯:[你真的可以啊!这个也好帅啊!不比温谨言差啊!]
商茶:“……”
心里咯噔一声,不会这么快?
所以她复出的消息,还没有这种虚假绯闻有看点吗?
她迅速点开热搜,果然就看到一条#温&商婚变实锤#的话题,高高挂在热搜第一,这估计还是沾温谨言的光。这可是靠一人之力,养活娱乐圈大半营销号的男人。
里面是某个八卦博主发了条微.博:某退圈两年艺人和商业大佬婚变实锤!这是要离婚复出了?[疑惑][疑惑]
底下附带她和沈未然吃饭的照片,以及她出现在晨娱门口的照片,这排列顺序,一看就心机重重。好在沈未然没有被拍到脸,只拍到背影和他正在和服务员说话的侧面照,侧脸都没。
这些营销号也挺聪明,还知道把料攒在一起再放。可他们怎么就知道她会和沈未然吃饭呢?又恰巧在刚分开就爆出来,这效率恐怕是营销号先进分子吧。
——“这回是真的吧!商茶以前多喜欢温总啊?哪会和别的男人约会。”
——“所以我有机会了?老公我来了!”
——“但凡来点花生米,也不至于……”
——“有一说一,这算***吧?”
——“顶多各玩儿各吧!温总不也有固定女伴么?”
——“所以这是知道男人靠不住,又要回来圈钱了?呵!”
网友们各持己见,好不热闹,对他们离婚这事儿,仿佛比商茶这个当事人还要着急。好在商茶以前在娱乐圈,早已经习惯,倒太多什么感觉。
不久后,季然也打电话过来,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接通电话,那边第一句话就是:“热搜的事情不要担心,就当为你复出炒热度了。”
“哦…”商茶有点意外,还以为然姐要骂自己呢
不过按她对然姐的了解,这么淡定,那估计是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她问:“然姐,还有其他事?”
“嗯。”季然声音严肃:“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上面拒绝签你。”
原本商茶复出,公司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她身上的话题很多。可那位发了死命令,现在晨娱马上又要被收购,哪敢违背他的命令。
商茶毫不意外,只是突然有些累:“是温谨言?”
她不明白,这一切看来,他们之间别说恩爱夫妻,根本就是两看两相厌,为什么他还要干涉自己复出的事情。
季然:“……对。”
商茶揉揉眉心:“我回家和他谈谈。”
“嗯。”季然语气一变:“谈不拢也没关系,还有其他办法。”
她作为金牌经纪人这么多年,晨娱也已经不够她施展,只是如今温氏要收购晨娱,日后的晨娱兴许不会是以前的晨娱了。
商茶只当她是在安慰自己,温谨言要收购晨娱,她也听说了,他说不行,还能有什么办法,除非她签其他公司,或者跳出晨娱单干。
到了家,管家出来迎接自己,“太太,以后去哪儿,让司机送您吧。”
太太总喜欢一个人出门,以前出门还会和家里打声招呼,现在倒先生一样了,神龙见首不见尾。
商茶还在想复出的事情,这会儿回过神:“啊…不用。”
她不喜欢这样高调,以前一个人习惯了,有人跟着自己也不自在。
晚餐前,有佣人上楼找她,将一个纸袋交给她:“太太,您订制的礼物到了。”
这是刚刚有人送来的,纸袋上印着某个顶奢大牌的logo,估计又是送给先生的礼物,再过两天就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了。
商茶接过去随意看了眼,里面放着一个精致的深蓝色盒子,一看见蓝色她就没兴趣,随手扔到一旁。
她抬眼就瞧见佣人抻着脖子,目光好奇。被她发现,对方立马收敛神色,若无其事道:“太太,晚餐好了。”
商茶:“……”
今天餐桌上换了束茉莉,小小的白色花朵,一朵一朵地紧紧挤在一起。商茶吸了一口气,闻着淡淡的清新香气,郁闷的心情都轻快了许多。
管家看她准备用餐的样子,惊奇地道:“太太不等先生啦?”
商茶莫名奇妙:“等他做什么?”
虽然她忘了温谨言,但多少也知道他是个工作狂,等她回来,菜都凉透了好吗?简直是对美食的不尊重。
管家犹豫地道:“先生今天没出差。”
不怪他惊讶,这实在是太反常,以前只要先生不出差,太太就要等他回来再吃饭。每次先生都要很晚才回来,饭菜都要重新热一遍。更多的时候是,先生回家了也只有太太一个人吃饭。
先生也不在意,偏偏太太每天不厌其烦地等待。
商茶:“……哦。”
他没出差,关她什么事?
管家:“……”
天啦噜!先生太太不会真的像热搜上说的那样,婚变了吧?要是他们离婚,这家里岂不是又要冷清得像没人住了,太惨啦!
还看热搜,管家也是个跟得上潮流的小老头了。
吃完一碗米饭,商茶抬头就看见管家眼里含泪的望着自己,慢慢放下碗:“……我吃饱了。”
温谨言回家的时候,几乎是习惯性地看向餐厅,空荡荡的,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语气略显不快:“商茶呢?”
热搜的事情,陈河已经汇报给他,也在最快的时间撤掉。倒是小看她了,竟敢和外面的男人鬼混。
管家还惆怅着:“太太回房了。”
温谨言随口问:“她没吃饭?”
管家更伤心了:“……吃了。”
温谨言扯了下唇,行啊,午饭还不够,竟然还敢和男人吃了晚饭才回来。此时挂在客厅的时钟已经指向十的位置,许是被等待已经成习惯,他理所当然地觉得商茶没有等他,就是在外面吃过晚饭才回来。
商茶翘着腿躺床上例行睡前上网,房门却突然被打开,男人裹着风大步走进来。她反射性放下腿,迅速用被子盖住大腿,有些恼:“下次能不能先敲门?”
她此时敷着面膜,生起气来也挺滑稽。
温谨言脸色沉得能滴***,还能嘲讽地笑出来:“我回自己家,还需要敲门?”
商茶:“……”
没毛病,这里本来就是他家,只是心里莫名有些刺疼。
她撕掉脸上的面膜扔垃圾桶,嗤了声:“有事快说。”
改天她就搬出去。
温谨言看着她,目光带了点儿审视,懒懒道:“那男人是谁?”
商茶莫名其妙:“谁啊?”
话落,她突然想起今天的绯闻,知道他说的大概是沈未然。
这段时间接触的异性,除了别墅里的,也只有沈未然了。
遂带了嘲意轻笑一声,悠悠道:“你都可以和别人传绯闻,我怎么就不可以了?”
她莫名就想到,昨天在晨娱的时候看到的那条热搜,还固定女伴,白月光呢。自己这算什么?双标狗男人。
更何况他连自己妻子看了半年心理医生都不知道,还有脸质问?
温谨言瞬间就明白过来她的目的,神色松散了下来,语气冷冰冰又欠揍:“商茶,我劝你适可为止!”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商茶温谨言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点击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商茶温谨言小说仅代表白月光作者观点,不代表易快通导读网立场。

二八小说推荐

二八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